收藏  設為首頁      加入收藏 引導頁   中文   ENGLISH   

掃一掃,進入手機站

掃一掃,關注大錳
全國部分地區錳業發展調查 取締低劣產能 促進產業升級

 

 

目前,產業污染防治、產業升級、優化供給,由粗放低劣的高增長向技術創新的高質量轉變,成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發力點。

2016年年底到2017年上半年,北京綠家園等環保組織的幾十位環保志愿者分赴廣西、云南、貴州、重慶、四川、福建、湖南和寧夏,對錳產業進行了一番調查,通過實地走訪企業和附近百姓,并進行渣樣和水樣檢測,形成環境報告,結果令人觸目驚心。

小產業大污染

我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錳產品生產國和消費國,但錳礦資源稀缺,僅占全球儲量的6%。我國現已查明的213個錳礦區、5.66億噸保有儲量分布于全國21個省、市、自治區,其中以廣西和湖南最為重要,保有儲量分別為2.15億噸和1.03億噸,占全國總保有儲量的38%18%,其次是貴州(0.74億噸)、云南(0.48億噸)、四川(0.27億噸)。但礦床規模多為中、小型,大型只有7處。而且礦石質量較差,以貧礦為主。我國錳礦儲量中,富錳礦儲量只占6.4%,貧錳礦儲量占全國總儲量的93.6%,可是圍繞著這些礦區開采和生產卻很活躍,形成了著名的“錳三角”地區,即湖南花垣、重慶秀山和貴州的松桃,廣西、云南、四川、湖北、福建、新疆、寧夏也是錳生產大省(自治區)。但南北發展極不平衡,南方企業80%以上錳礦產量來自地方中、小礦山及民采礦山,多以自采礦生產,產能在幾千至幾萬噸之間,廣西中信大錳產能為12萬噸/年,目前全國產能排名第二,北方的天元錳業則完全進口錳礦石,產能80萬噸/年,在行業中具有絕對的規模優勢。

就是這樣一個非主產業的輔助產業,卻以對環境的污染和對生態的破壞換取低劣的產能和微薄的利益。廣西一個鎮的居民介紹說,10年前鎮上有上百家采礦企業,這些年政府加強了環境治理,依然剩下30多家。一條30多公里的路段,路邊有近10家小廠。這些小廠設備簡陋,沒有任何的防污染措施,場內外污染也非常大,排水幾乎沒有任何處理措施,那一帶不僅空氣質量差,對周邊的耕地和山林生態及水源都有很大的影響。

近年來我國多次發生錳企業引發的惡性事件,如2012年貴州銅仁萬泰錳業渣場泄漏引發的沅江污染事件;2014330日,正逢湖南早汛,雨水從高約40米的露天廢渣山上直排漣水河——湘鄉市唯一的地表水源地,周邊的農田因受污染多數荒廢;2017328日,秀山縣溶溪鎮寶田錳業公司(基建礦山)在有明顯裂縫的頂板危巖下冒險作業,最終引發頂板坍塌事故,致3名作業人員死亡。

錳行業因污染事件頻發逐漸引起社會更多的關注,有關部門也采取了一些治理措施并關停了一些采礦和生產企業,但由于早期錳產業的無序發展導致的歷史欠賬較多,清潔生產和污染治理技術總體水平仍較為落后。加之錳企業進行規劃整合后,生產企業環保投入不足,導致企業內礦物、廢渣儲存處理設施不完善,錳渣隨意堆放,大量滲濾液沒有收集處理,存在泄露污染農田和地下水的風險;有些關停搬遷企業遺留渣場、尾礦庫及廠區存在滲漏較嚴重、場地中遺留的大量含重金屬污染物未清理、場地土壤受不同程度的污染等問題,再加上地方保護、環保部門監管不足,環境安全隱患仍然較為突出。

創新驅動產業升級

錳渣的處置已成為錳行業和環保領域的研究熱點難點。由于經濟、技術等原因,許多錳企業并未對錳渣做任何處理就將其直接堆放于渣場,污染物長期緩慢釋放,給當地環境留下極大的污染隱患。如何實現錳渣的“無害化、減量化和資源化”,是大家的共同期待。

目前錳渣資源化應用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:錳渣中有利用價值的成分回收,制作肥料,建材資源等。然而目前得到應用的卻寥寥無幾,填埋仍然是處置錳渣這一大宗固體廢物的主要方式。據了解,天元錳業現在已經摸索出了三廢循環利用變廢為寶的路子。

研究新領域是一方面,在原有基礎上的革新也不容忽視。比如對于廢氣廢水廢渣這三廢的處置,雖然也有一些實踐成果,但要全面普及應用,既需要行業內的共識更需要優化方案。

業內人士介紹,中國經濟正在發生積極的變革,這是錳業發展的大好時機。過去錳產品主要服務于鋼鐵產業,現在即使是鋼鐵產業也在進行結構調整,特種鋼、超級鋼的研究已經取得了重大突破,這對于錳產品特別是電解錳產業提出了新要求,新時代逼得錳產業也要轉變生產方式,取締那些低劣產能。過去用得少的領域也出現了新需求,譬如現代農業、現代醫學、現代國防,還有如新能源、鋰電池等等,這些都需要技術再創新,需要錳產業向中高端升級。


     上一篇:2017廣西錳礦進口近400萬噸 居全國第二位

     下一篇:中國礦業的主要矛盾及其解決途徑


廣西大錳錳業集團有限公司
桂ICP備12006218號-1
管理
成吉思汗大帝登陆